专题精选
manbet > 美manbet > 经典美manbet > 正manbet

中年的围巾

作者: 张渤宁2020/11/01经典美manbet

还记得20多年前毕业季,一个襄樊的同学给我的留言居然是:其貌不扬的你有一副菩萨心肠。菩萨心肠我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,但这“其貌不扬”四个字算是牢牢刻在我心底!襄樊也属北方吧,那时我暗地想,这北方人说话,还真是,真是……

转眼间就到了中年,日子稍稍充裕和闲适了,穿衣服饰方面便似乎讲究了些。从前,除非万不得已,是绝对懒得认真刷皮鞋的,又懒得换袜子,单单是这脚下的功夫不到,在人群中自然是讨不到什么好处。从前除了懒散还特别清寒,衣食都是最基本的,所谓果腹遮体便甚觉足用。记得有次妻子非要“打扮打扮”我,花了当时小半个月的工资给我“装备”了一条围巾。好家伙,这不知什么材料而这么贵的围巾,我拿它真的没办法:不知道是该像五四青年那样挂在项上飘逸于风中,还是像襁褓婴儿一样如大白菜叶裹了一层又一层!记得那天刚好是坐单位的通勤车去上班,满车的同事肯定不会有谁知道,就在他们中间有个人,戴着一条枷锁般的围巾,脸上又羞又愧涨得通红,心里有着“父子骑驴”般多少的纠结与尴尬!却原来,这贵东西,这“额外的打扮”于我,不但没经验、不适应,还特别是一种压力和伤害。

后来,贵一点、更贵一点的各种东西稍稍用多了些,心里便无所谓起来,姿态也似乎脱了敏,不再如从前那般拘束或“猥琐”。从头到脚,出门之前一般是要拾掇拾掇的,衣着服饰不必一定要贵,但一定要尽量干净整洁吧。而穿一件新衣,戴一条新围巾,也不再像儿时过年那样紧张郑重,或像从前那样羞愧扭捏。古人说“衣食足而知礼节”,在我竟是中年才渐知“礼节”。从前总是羡慕古书中那些“青春年少鲜衣怒马,意气风发诗酒年华”的人物,原来竟是因为没有什么缺什么的缘故。

中年的路上、其貌不扬的我,其实也是喜欢冬天的。在冬天,寒风凛冽、白雪飘零,我便和路人、邻人、同事一样,理所当然地围一条“装饰般”的围巾。围巾不必是贵的或名牌的,想飘逸便飘逸的围法,想包裹便包裹的围法,冬天的感觉便油然而生:冬天,不是阴冷严酷,不是无路绝望,而是和中年一样阅遍千帆的淡定从容,更别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温柔与诗意。

那天下班,停好车,沿着小区的甬道缓缓而归。公事已毕,脚步轻松,沿路的衰草疏树自然映入眼底,心意大惬;昂首挺胸,不觉寒冬,脚步加快,衣袂飘飘。走在背后的妻子忽然笑说:我发现,其实你戴个围巾也还算帅的。

我自我解嘲地笑,顿时想起20多年前那个襄樊同学的话,于是想,自己长了20多年,人到中年,终于渐渐地长帅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