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趣

作者: 方华2016年07月28日现代散manbet

古人言:山无石不奇,水无石不清,园无石不秀,室无石不雅。有一石相伴,不亦乐乎?

朋友从山中归,遗我一方石,嶙峋而通透,宛如一方微缩的山峦,着实令我喜爱。

石放在案几上,把玩之际,便勾起兴趣,寻些资料来看。原来,这沉顽之石也是极富情趣。

石者,乃大自然之造化。亿万年间,历沧海桑田,纳天地灵气,经雨浸水刷,享日辉月华,具沉、静、坚等个性,呈雄奇、瘦削、润圆等形态,经manbet人墨客赋之予想象和描摹后,富涵manbet化品位。

石静,居一方经年不动,淡然处变,不与草木争辉。石沉,任风吹雨打难动其躯,随遇而安,不怨天尤人。石坚,因沧桑变故而险峻,因岁月冲刷而圆润,却自在坚韧,不改本质。石有如此之内涵,难怪manbet人雅士们喜石、迷石,与石为友。乃石可陶情明志啊。

爱石者言:奇石是大自然散落的美,是无声的诗,是不朽的画。奇石的美学特征让人神往,故历代赏石之人辈出,赏石manbet化源远流长。

“宋之愚人,得燕石于梧台之东,归而藏之,以为大宝,周客闻而现焉。”这是3000多年前春秋时期《阔子》中的记载。而《山海经》等古籍则指出,黄帝乃我国之首用玉者。“玉,石之美者也。”

隋唐以后,评石之manbet辈出,着名的有唐代白居易的《太湖石记》,宋代的《云林石谱》,明清的《园冶》《群芳谱》《闲情偶记》等。石,作为自然景观的微缩,小中见大,成为manbet人墨客们寄情山水、怡情明志的对象,也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趣闻。

而爱石成癖,堪称古今第一石痴的,当属宋代大书画家米芾。他玩石如痴如醉,举止癫狂,人称“米癫”。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“米芾拜石”的典故:他任无为州监军时,一次见署内有一立石十分奇特,高兴地大叫:“此足以当吾拜。”于是手握笏板跪倒便拜,并尊称此石为“石丈”。后来他又听说城外濡须河边有一块奇丑的怪石,便命衙役将它移进府内。米芾见此石,竟喜而忘形,跪拜于地,口称:“我欲见石兄二十年矣!”米芾在江苏涟水为官时,因毗邻盛产美石的安徽灵璧县,便常去搜罗奇石,回来后“入玩则终日不出”。他的衣袖中总是藏着奇石,随时随地取出观赏,并美其名曰“握游”。

石本无情,而人有情。而正是人的寄情,才让那一方无生命的沉石有了情感

现代美术大师张大千客居洛杉矶时,在海边发现一块宛若台湾地区地图的巨石,张大千视为珍宝,题名“梅丘”。1978年,张大千移居台湾,友人将这块巨石运到张大千的居所,置放在“听寒亭”和“翼然亭”之间。而在他的故乡四川青城山,也有“听寒”和“翼然”两亭,其间也有块“梅丘”石。张大千之爱石,实是寄托一腔故园之情啊。

皱、漏、瘦、透、丑,是古人赏石的评判标准,今人又与时俱进地融进了色、质、形、纹、声的新内容,使石的评定更全面更科学。对照这十条评判标准,细审朋友赠我的这方山石,实不为奇。但我辈平常之人,有此石端放陋室,倍增情趣。

古人言:山无石不奇,水无石不清,园无石不秀,室无石不雅。有一石相伴,不亦乐乎?

面对案头的这块山石,忽然想到,这一块沉石,用亿万年的时光,完成了与我的一次偶然相遇与厮守,其缘也奇,也如石厚重啊。

相关manbet章

manbet学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