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恋豆凤

作者: 孔书贤2016年09月20日情感散manbet

豆凤小巧玲珑,善解人意,从不显山露水。一次偶遇,改变了我和她的关系。

那天我随爹上山砍柴,返回时饥肠辘辘,到路边人家喝水。爹和大叔谈得投机,大叔见我直咽唾沫,朝里喊:凤儿,给你哥拿个馍来!

豆凤拿出一个大白馒头,惊讶地瞪大眼睛看我。我赶忙站起来:豆凤,这是你家?豆凤微微一笑说,哥,吃馍。豆凤见我吞虎咽,又拿出几个柿饼给我。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,豆凤在我眼里也十分妩媚可爱。豆凤说,她爹嫌上学路远,家里活重,要她退学。我说,你学习不错,给你爹说说,坚持到毕业吧。豆凤说,哥,你好好学,长大能当老师、干部。我说,就我这样,饭都吃不饱,还当老师、干部?豆凤说,哥,我看你能成!满眼信赖、期待,令我感动不已。

春夏之交,我上山挖药,有意到豆凤家喝水。豆凤欢天喜地和我一起挖药。在山花烂漫的老爷岭,我和豆凤并肩挖柴胡、挖党参,刨沙生、刨首乌。豆凤把她挖的药大多放进我的背篓,还顺势为我擦汗。

日头西斜,我拿出两块杂面饼子,递一块给豆凤:歇会,吃点。豆凤忙说,吃我的,白面饼,我特意给哥烙的。豆凤笑眯眯地看我吃完一个,又硬给我一个,看着我吃。活像娘看我吃饭,自己舍不得吃一样。我鼻子一酸,流了泪。豆凤用手绢给我擦泪,紧挨我坐下,把头靠在我的肩头。一刹那,我觉得豆凤很像我哄着抱大的小妹妹,又有点像我娘!突然,豆凤转过身,凝视着我,喃喃地说,哥,以后我给你当媳妇!我连声说,好,好!

从那以后,豆凤对我格外关心,我也觉得,我对豆凤已承担起许多义务和责任。

毕业的当年底,我应征入伍。豆凤送我时,眼含热泪,恋恋不舍。她要我常写信给她,早早退伍回来。说她一辈子等着我,永不变心!

正是在豆凤、父母和亲友的深重期待下,我在部队表现突出。第一年写的manbet章便登了报,被调到团里搞新闻报道。

入伍第三年,豆凤要来部队探亲,我劝阻说,部队有规定,战士不许谈恋爱,否则要挨处分。豆凤没来部队,回信明显少了。她病逝后,豆凤来信说,哥,你志向远大,要干大事,我只是个村姑,配不上你。这是我最后一封信,上面有我流不尽的泪水,你好好干,保重好身体,忘了你这个苦命的山里妹子吧!从此不再回信,令我寝食不安,牵肠挂肚。

当兵第四个年头上,我提了干。回家的第二天,匆匆忙忙赶往豆凤家,只见屋门紧锁,院里杂草丛生,一丝不祥的预感紧紧攫住了我的心。听邻居说,豆凤去年带着她远嫁南乡,不知落脚何处。我四处打听,没有豆凤的消息,不知道她在哪里,过得好不好?

多年后,我已娶妻生子,豆凤已成为我心中一段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。不想一天在县城街头,遇见豆凤正麻利地给客人调凉皮,一到跟前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,吃的人很多。给她打下手的是她丈夫,旁边椅子上睡觉的是她女儿,很像豆凤。豆凤给她丈夫说,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那位同学,现在是团长,大领导!她丈夫客气地让我坐下,说,吃碗凉皮。我虽然极想吃,还是推托说,我刚吃过,不客气!豆凤让她丈夫招呼摊子,领我到不远处一棵下,开玩笑说,你若娶了我,吃凉皮方便。怎么,嫂子不错吧?我说,不错,不错!她说,她丈夫人老实,知冷知热,过得很踏实。我苦笑着说,那就好好过吧。

临别时,我眼含热泪,豆凤笑着笑着,竟然忍不住哭了。

相关manbet章

manbet学百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