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何时变得如此冷漠了

2012年07月08日情感manbet章

这些天,只要打开电脑,关于小悦悦被两辆汽车辗压、行人熟视无睹的manbet字总会扑面而来——官员,记者,作家,以及无数网友,无不通过各种媒体表示对小悦悦的关心,对两个司机的义愤,对十八个路人的谴责。当然,更多人发出类似的感叹,我们的社会何以冷漠如此?

然而,当我每每看到这些或关心,或义愤,或谴责,或感叹的manbet字时,我真想问问他们,要是当时路过现场的是你们,你们又会怎么样?要不是那个好心的拾荒阿姨,把小悦悦从路旁抱起并及时通知其家人,那么,你会不会成为第十九个冷漠的路人,直至一百九十九,甚至十亿零十九个?

而事实上,这些天,我一直在拷问自己,要是我当时路过现场,我又会怎么做?我会成为第十九个冷漠的路人么?遗憾的是,我的回答居然是:说不准!

回想当年,曾经的我,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正直善良、热血沸腾的人。十六岁那年,一个老年乞丐来我们村要饭,当时已是天黑,我看他可怜,不顾母亲强烈的反对,留他吃住一晚,临走还打发了两筒米。十八岁那年,眼看如似虎的计划生育队,欲将一计生对象的家洗劫一空,而所有的村民都保持沉默时,而我居然初生牛犊不怕虎,与带队的乡党委副书记据理力争,我说:“大人有错,但孩子没错,他们的孩子也是祖国的花朵,他们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和政府的关爱。在这寒冬腊月,家里连一张床都没有,要是孩子们冻病了怎么办?”听我这么一说,那位副书记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想了想,大手一挥,终于为这个家的三个孩子留下一张床。

然而,随着岁月的变迁,在残酷现实面前,我终于变了,先是变得胆小怯懦,之后渐至冷漠。

记得那年我和妻子在广东东莞石排的一家玩具厂打工,我们宿舍的一名员工与保安发生口角,结果被保安打得头破血流。当厂长与保安队长 闻讯赶来了解情况时,一名叫邓世华的同宿舍员工,作为现场证人,只因说了几句公道话,居然当场被保安队长打了一记耳光,并斥之多嘴。事后,在全厂员工集体声援下,邓世华要求保安队长向他赔礼道歉,但遭到对方强硬拒绝。作为同宿舍员工,我自然义愤填膺,偷偷把这件事写下来, 并化名寄给《南方日报》,没想到,居然给刊载出来了。

我原本是想替邓世华讨还公道,出口气,然而我万万没想到,这篇报道给他带来了更大的不幸。

很快,厂长看到了这篇报道,当即把邓世华叫到办公室。当时,我所在的车间与厂长办公室,只隔着一层玻璃,我虽然听不见他们的对话,但我看得见他们的神情:一个老羞成怒,暴跳如雷,一个委屈莫名,矢口否认。直到后来,两个保安进了厂长办公室,一左一右把邓世华架出了车间,只见邓世华一边挣扎,一边大叫:“给我结算工资,要不然我不会走!”而在这整个过程中,我眼睁睁地看着丑恶的张狂,任凭善良遭受欺凌,却不敢上前。期间,我几次站起来,想义无反顾地冲进办公室,然后像个勇士一样,拍着胸脯承认这篇报道是我写的。可是,想到只要我一承认,我就将失去这份工作,甚至会连累妻子流落街头(当年正值亚洲金融危机的第二年,许多工厂倒闭,我们是历经曲折,才进的这一家厂)。这么一想,我又颓然坐下,但内心经受矛盾的挣扎,痛苦的煎熬,是难以言喻的……后来,厂里还是给邓世华结算了工资,只不过,扣了一百元罚款。直到半月后,我在镇上遇见他,得知他已经进厂,我方才如释重负。只是,我一直没有告诉他,那篇报道是我写的,是我害的他,也没有勇气,跟他说一声对不起……但此事一直令我耿耿于怀,后来,通过内心反思,我又写了一篇题为《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》的manbet章,并发表在《深圳青年》上。

就这样,我由曾经的勇敢变得怯懦,由曾经的路见不平变成视若无睹,由嫉恶如仇变得漠不关心,由年少的善良热情,变得日益冷漠。如今,看新闻里那些贪污受贿上亿的贪官污吏,我已经懒得谩骂,报道说哪里城管打人,强拆自焚等,我已经不再气愤。尤其当我回想去年的湖北荆州,一群大学生为救落水的孩子,结果自遭不幸,而近在咫尺的船主,却抱着“不救活人,只捞死尸”而从中渔利的当代发展观,居然一直袖手旁观,最后导致数名大学生溺水而亡——原来,我们的国人已经堕落到如此贪婪、冷漠残酷的境地!那么我有什么理由不冷漠呢。

也许有人会问,这一切是怎么造成的呢?我想,当一个政府把GDP做为官员晋升的指标,而不注重民意,当利益集团疯狂地掠夺,而一天天造成贫富悬殊,尤其当整个社会把金钱多少作为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志、而忽略其道德品行时,这样就会促使人们为金钱而疯狂——就连曾经视金钱如粪土的manbet人们,如今他们无不看粪土像金钱!于是,在这疯狂的过程中,人们除了见“钱”眼“开”外,还能看到路旁的风景,别人的苦难么?

如今,我看到乞丐,已经不再施舍,看到暴行,只远远躲避,看到小偷,最多捂好自己的钱包,看到倒地的老人,也是远远绕过……也许有人会说,你将来也会老的,等你将来老了,你也会摔倒,到时没人扶你,你怎么办?我说,没关系,到那时,我会在胸前背后写上字:“是我自己摔倒的!”事实上,已经有老人这样写了。我想,到时就会有人扶我了,即使没人扶,就让我横尸街头好了,因为这也算是因果报应罢。

——唉,人性冷漠如此,不说也罢!

相关manbet章

manbet学百科